朴槿惠:无爱的“冰公主”

来源:澳门永利官网时间:2017-03-27 16:33:04 责编:人气:

“我没有父母,没有丈夫,没有子女,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。” ——韩国女总统、最有争议的前总统朴正熙之女朴槿惠作为一个总统的女儿,并非如想象般美好。父亲的权力带给少女时代朴槿惠的是噩梦般的回忆:父母遇刺、众叛亲离。但政治也许就是她的宿命,沉寂20余年后,45 岁的朴槿惠踏着父亲的足迹,重新走上朝青瓦台迈进的道路。2012 年,60 岁的她再次强势回归,参选韩国总统,没有父母、没有丈夫、没有子女的她,被称为“韩国版撒切尔夫人”。 朴槿惠:无爱的“冰公主”韩国版撒切尔夫人 一向喜欢造梦的韩国影视曾推出风靡一时的电视剧《大物》,描述男权天下的韩国政坛横空出世一位女总统。如今,这一幕成为现实。 现实版《大物》的女主角是韩国最有争议的前总统朴正熙之女朴槿惠。2012 年8 月20 日,朴槿惠当选韩国新世界党总统选举候选人。她说:“我将走一条超越理念和阶层、地区和世代、产业化和民主化、全体国民都一起前进的‘国民总统’之路。” 现在,舆论把朴槿惠称为“韩国的撒切尔夫人”。人们既希望有一个果断的、有执行力的、领导能力很强的领导人,带领韩国走出后危机时代,同时又希望她能展现出人性、女性的一面,成为亚洲的一面旗帜。 韩国总统大选,朴槿惠成功当选,她不仅是韩国历史上的首位女总统,也是近代以来东北亚的首位女性国家元首。 第一女儿的身不由己 作为韩国总统朴正熙的女儿,朴槿惠觉得人生有许多身不由己。第一次放弃自己的理想时,她刚刚22 岁。 母亲希望朴槿惠学历史,为以后从政做铺垫,但她坚定地报考了理工科。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教授。1974 年8 月,正在法国留学的她接到了大使馆的通知:立即中断学业回国。在去机场的路上,她看到了路边报摊的头条新闻:《朴夫人遭刺杀》。在纪念韩国光复29 周年的活动现场,朴槿惠的母亲陆英修被朝鲜人文世光枪杀。她就这样得知了母亲的死讯,她说:“像锋利的尖刀深深刺进心脏,剧痛阵阵袭来。” “在我母亲被刺杀后,我经历了巨大的痛苦与困难。但我必须挺过来,因为我有责任挑起妈妈的担子。”朴槿惠便放弃当教授的梦想,替母亲代行起“第一夫人”的职责。她在日记中记载:“现在我最大的义务是,让父亲和国民看到,父亲并不孤单。洒脱的生活、梦想,我决定放弃这些。” 朴槿惠成为父亲的助手,帮他处理各种事务,代行“第一夫人”职责约5 年时间。这种女代母职的情景在全世界政坛也非常罕见。正当朴槿惠逐渐理解什么是政治权力、如何处理国家大事的时候,灾难又一次突然袭来。 1979 年10 月27 日午夜1点30 分,总统府秘书长金桂元给朴槿惠带来噩耗:“阁下去世了。”在前一天的晚宴上,朴正熙被心腹、韩国情报部长金载圭开枪刺杀。 母亲的死,让朴槿惠改变了梦想;而父亲的死,则改变了她的人生。 不再会爱的冰公主 父亲的死,让朴槿惠见识了人情冷暖和世态炎凉。 在为父亲丧葬事宜忙碌9天后,朴槿惠带着弟弟妹妹离开了青瓦台,回到首尔的老房子里。在1961 年她的父亲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之前,朴槿惠一家就住在这里。 妹妹朴槿令说,当时姐姐坐在老宅客厅一侧父亲生前用过的旧书桌前,一一回复那些缅怀父亲的信件,想以此忘记世间冷暖。 朴家的亲友们,这时候成了“批朴”的急先锋。有一次,朴槿惠在首尔一家酒店的电梯里遇见朴正熙时期的一位部长。她热情地打招呼说“您好”,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,直到出了电梯,都没有正眼看她。那时,年轻的朴槿惠心中还藏着一段爱情,但经历了这次巨大的变故后,她最终也放弃了婚姻。 没有人知道她和恋人分手的具体原因,但朴槿惠在日记里伤感地写道:“谁敢说曾经温柔亲切的人,以后就不会变得利害关系分明呢?” 交织着亲人亡故的伤痛和遭遇背叛的愤怒,朴槿惠身上出现不明斑点,没有一个医生能够确切诊断。虽然朴槿惠身上的斑点后来慢慢褪去,但是那段痛苦的经历在她心中却不会消失。 此后的几十年间,她再没有传出过恋爱的消息,且至今未嫁。曾有一次,她提到自己所爱的人:“回头一想,我的初恋就是《三国志》中的赵子龙啊,每当他登场时,我的心总跳得厉害。”在有关她的各种记叙中,这似乎是她仅有的一段俏皮单纯的回忆,爱情仿佛已经被她从人生辞典中抹去了。 这段变故锻造了她坚定冷静、颇有忍耐力的性格,她后来被称为“冰公主”。一位与她共事多年的官员说:“她看起来像是铸上了层层铠甲,感觉不再信任任何人。” 重返伤心韩国政坛 很多人都没有想到,销声匿迹近20 年后,45 岁的朴槿惠会重返曾给她留下悲伤记忆的韩国政坛。 她正踏着父亲的足迹,重新走上朝青瓦台迈进的道路,这位独裁者的女儿要打破韩国政坛的常规——但她是通过民主选举,而不是像她父亲那样通过军事政变。 她所在的新世界党一直被认为是韩国最以男性为中心的政党,但朴槿惠先后出任这一政党的副党首、党首,并连续5 次当选国会议员,因此获得“选举女王”的称号。 每次选举,朴槿惠都会成就一个励志故事。她周游全国,吃饭非常简单;如果她的手因为握手太多而疼痛,她会用绷带扎起来,或者用另一只手握手。缠着绷带的手,是朴槿惠的一个重要标志。 2006 年5 月,韩国地方选举期间,朴槿惠遭到不明身份的男子用文具刀袭击,右脸被割伤。伤口长达11 厘米,从耳朵一直到下巴,医生为她缝了17 针。遇刺后,朴槿惠神色镇定,只是用手捂住了伤口,仍想发表讲话。 朴槿惠还曾有过一个惊人之举——访问平壤。2002年5月,朴槿惠访问朝鲜,并受到朝鲜当时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接见。 2007 年2 月,朴槿惠去美国访问。在机场,当朴槿惠走过安检仪的时候,机器总是响个不停。安保人员于是将朴槿惠带到了屋内盘问。随行的人开始抗议,表示朴槿惠是韩国有影响力的政治家。但是,朴槿惠始终配合,没有任何抱怨。最后证明,是朴槿惠的一个小发卡引起的机器报警。她说:“如果这是规则,我会遵守。” 朴槿惠具备传统韩国妇女的温柔、有礼、安静和耐心,同时又继承了父亲的钢铁意志。许多韩国人认为,20 世纪70 年代那个陪父亲接见外国大使的温柔的“大令爱”又回来了,虽然这一次她只是一个人,但她同样也可以屹立于韩国政坛。